主奴的第一次调教详细过程

原创 欢乐缚  2017-04-21 04:16  阅读 9,504 次
恶魔六点_亚文化交友导航平台

我拉着她坐到沙发上,然后起身打开音响,音箱里传来高亢嘹亮的小号曲,这是我最喜欢的一种乐器。我深深的迷恋小号那时而高亢嘹亮,时而低沉雄浑的音色。随着音乐的响起,双儿的情绪似乎也渐渐的平伏了下来。我给自己和她泡上一壶陈年普洱,我们一起慢慢的品着茶,不时的轻声交谈几句,我看得出来,双儿还是很紧张,她的眼睛里藏着恐惧,也有着犹豫,但是更有着期待,她好像知道,她来到我家,意味着什么。

我拉双儿站了起来,慢慢的,一丝不苟的把她的风衣脱掉,在这过程里,她张了张嘴,似乎想要说些什么,但是始终没有说出口来。我盯着她的眼睛,看到她的眼神很复杂,好像有一丝绝望,但是一瞬间,似乎又下定了决心。我轻轻地,缓慢的说道:“双儿,我是你的主人,你知道这一天总是会到来的,对吗?”她看着我,紧紧的咬着下唇,微微的点了点头。于是,我的心安定了下来,我的双手放在她的肩上,然后说道:“双儿,来认你的主人吧!”我的语气坚定,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,我感觉到,我的话给了她很大的压力。她的身体微微的战栗着,嘴角抽动,我的手稍稍加重了力度,把她往下压去,她在我的压力下崩溃了。双儿的身体无力的向下滑去,双膝着地的跪在了我的面前,微微的低着头。我的心中很兴奋,我知道,我已经成功的收服了她,从这一刻开始,双儿成为了我真正的女奴!

我用手抬起她的下巴,让她能看到我的眼睛,我相信,她从我的眼神里看到了爱怜,正是这样的感觉,让她很放松,很安心了。我的手轻轻的在她的脸上抚摸,双儿用嘴追寻着我的手指,她的目光充满了安详,我微笑着说道;“跪在这里别动。”然后起身进了卧室,从我的工具箱里拿出我早已为她准备好的首轮和相应的链条牵引带。我坐到沙发上,慢慢的将首轮系到她的脖子上,问道,双儿,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?她轻轻的点点头,我命令到:“自己说出来!”双儿看着我,开口说道,主人,我是你的女奴!我轻轻的笑了,用手抚摸着她的头发,说:双儿,你很乖,主人会很喜欢你的。双儿听到我说的话,很开心的样子,她的鼻子微微的皱了起来,露出一个好看的笑容。我把脚放到她的头边,对她说,把主人的袜子脱了。在以前的调教里,双儿知道,我这样的要求,她只能用嘴去做,于是,她伸过头来,用牙齿咬住我的袜子,努力的想要完成我的命令,经过一番折腾,双儿终于把我的2只袜子都脱了下来。我翘起一只脚,命令道,乖双儿,给主人清洁一下!我不是汗脚,个人卫生习惯也很好,不会有太大的气味。以前受到我的调教而培养起来的奴性也在这个时候显露无遗,她轻轻的用嘴唇亲吻着我的脚,小心翼翼,然后慢慢的伸出舌头,一点点的舔着,她的动作有些生疏,有时候会有牙齿碰到我的脚上,毕竟是双儿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,我看出来她想要很努力的讨好我。我拉着她的首轮,问她,主人的脚什么味道?她羞涩的笑笑,说,有点咸。我笑了起来,双儿有时候真是有种小女孩的表情和想法,虽然她已经是一个8,9岁孩子的母亲了。

我一边继续让双儿舔脚,一边默默的观察着她的神情,我看得出来,她已经有些动情了。我把脚放下,问她:双儿,告诉我,你现在什么感觉?她看着我,低低的说道,双儿就是主人的女奴。我点点头,对她说道,起来,把衣服都脱了!她扭扭身体,羞怯的说,我去里面脱行不行?我加重语气,命令到,就在这儿,快点!她感觉到了我的不容置疑的口气,慢慢的站起身来,想要扭转身体,我及时的阻止了她。她很无奈,只得面对我的目光,慢慢的一件件的脱掉开衫薄毛衣,里面的衬衣,露出来的是黑色的文胸和文胸里面包裹着的软软的乳房。然后她弯下腰去,脱掉了黑色的一字裙和里面的肉色连裤袜。做完这些以后,双儿露出了羞涩的表情,双手抱住胸口,用探寻的目光看着我,目光里,有一丝羞耻,有一丝最后的挣扎。我盯着她,重重的说道,怎么?主人说的话,你不听吗?!双儿听出了我语气里的不满,她不在敢坚持了,颇有些委屈的双手背到后面,把文胸解了下来。然后,双儿的手犹豫着,慢慢的拉下了她的黑色内裤,轻轻的放到边上的沙发上,手垂放到身体俩侧。我看着这个赤裸裸的站立在我面前的女人,和我在视频时见到的一样,她的两条腿丰满肥胰,侧面的臀型却又浑圆丰满。我满意的点点头,说道,双儿,你过来,背对着我跪下,把你的pp翘起来!双儿的脸上露出不可思议和极度羞耻的表情,但是她还是服从了我的命令,背对着我,不声不响的跪了下来,身体伏地,把她的pp高高的翘着。

我轻轻的用手触碰双儿,随着我的触碰,双儿的身体轻轻的扭动着,嘴里发出低低的呻吟,我慢慢的用手指在她的黑森林里搅动,双儿的毛发算得上比较浓密,据说这样的女人会欲望比较强烈,不知道是不是真的?我命令双儿转过来面向我,让她看到我手指上她的蜜液,双儿的脸微红着,我轻轻的说道;“双儿,这是什么?”双儿经过我以前的文字和视频调教,还是比较适应了这样的方式,她轻轻的吐出几个字,“奴的骚水。”说完以后,双儿的脸红的厉害,整个耳根都红了。我想,我很喜欢她这样的表现,完全不是为人妻,为人母的女人,更像是涉世未深的小女孩。双儿的娇羞,会让我凌虐她的欲望更强烈。有人说过,男人最喜欢2种女人,一种是想要强暴男人的女人,另一种则是像双儿这样,男人想要强暴和凌辱的女人。

我先取出一付带铃铛的乳链,是用松紧带收紧的那种,然后轻轻的安放在双儿的2个乳头上,慢慢的收紧,双儿的乳头算是比较大的,由于哺乳的关系,有些暗褐色。随着我不断的收紧,双儿的乳头有点拉长了,这时,双儿嘴里发出微微的呻吟,我问她,“疼吗?”双儿轻轻的摇摇头。我拉起连着她首轮的链子,带着她在客厅里爬行,双儿顺从的跟在我的身边,乳链随着她的身体不停的摇摆,发出清脆的响声,。看到她用手和膝盖在爬行,我告诉她,尽量不要用膝盖,因为这样会让她的膝盖受到损伤,最好是采用半蹲状,用手脚来行走。双儿学的很快,一会就颇有模有样了。我停下来给她以鼓励和赞美,她会心的笑着。真的,当奴做的比较好的时候,主人是应该及时给予赞美的,这样,奴的心理会有满足感,也有利于以后对她的深入调教。因为,所有人都是喜奖恶罚的,奖是为了让奴更好的进步,而罚,则不是简单的惩治,而是为了让奴知道她的不足,从而能更好的学习。

带着双儿爬行了2圈以后,我又坐到了沙发上,让她跪在我的身边,上身挺直,双手背在背后,这样的姿势,能让女奴的乳房更加挺立。我用手指摩擦着她,力度逐渐加重,双儿轻轻的呻吟着,我看得出来,她很享受这样的痛并快乐着的感觉。我挤压着,蹂躏着她,她是那么的柔软而富有弹性,就像一个面团,不断的在我的手里变换着形状。双儿喉咙里低低的呻吟着,慢慢的发出来小小的嘶吼声。双儿随着我的动作,身体不断的上下起伏,迎合着我的手。看到双儿的身体表现,我知道,这个女人已经陷入了情欲的折磨之中,只是由于女人的羞涩和矜持,她无法像我明说,我心里暗暗的做了个决定,我要让她自己说出来,求我!

在这样的第一次的现实调教里,我认为,作为一个主人,最重要的是要让女奴更多的能够放松自己,让她能有渴望,渴望把自己的身心完全交付到主人的手里。这是女奴对主人的信任,也只有建立了这样的信任之后,主人才能慢慢的,循序渐进的调教女奴,把女奴的内心里最深层的欲望完全发掘出来,所以,主人的耐心和对调教进程的把握,就非常重要了。

我命令双儿正对着我,双腿打开,然后用脚探入她。我用脚轻轻的摩擦着她,双儿嘴里发出低低的呜咽,身体摇摆,扭动着,配合着我的动作。双儿两眼微闭,嘴里发出的声音也越来越大,在音乐的伴奏下格外的淫靡。随着我的动作,双儿也相应的加快了在我脚上的耸动。突然,双儿的身体一阵阵的抽搐,整个人趴伏在我的腿上,双手抱住了我的身体,脸也深深的埋在我的身上。我轻轻的笑了,我想,双儿到了。她第一次现实调教里的第一次高潮,是我用脚趾让她到达的。

我用手轻轻的抚摸着双儿的头发,看着她在我怀里静静的趴伏着,她的脖子也是绯红一片,想必这次高潮的来临,让她感受强烈,随之而来的,是浑身的瘫软。等双儿平伏了几分钟,我用手扶起她的脸,微笑着对她说,“怎么样?这样的滋味如何?”我能感受到双儿的羞涩,但是她骨子里也有很倔强的一面,她轻轻的说道,“太美妙了!我从来没有想到会是这个样子。”这时候,她的目光与我对视,我能看出她目光中的感激,还有依赖。也许,这是我们之间的一个具有决定性的时刻,我想,从今以后,双儿都会是跪伏于我膝下的女奴了。

在我们说话的时候,双儿的手正好放在我的大腿上,她的手很不老实,轻轻的摩挲着我的大腿,慢慢的碰到了她的小主人。双儿是个有些调皮的丫头,于是她的手也就更加调皮,在她的手指不断的触碰下,我的心里也慢慢是升起了一股欲望。但是,我不打算这一次就和她有实质性的接触,因为,我要的不是她的身体,而是她的心。我希望她的心灵能臣服于我,而不仅仅是身体。这个时候的她,身体的欲望是大大高于心理的需要的。于是,我决定进一步的让她丢弃女人那沉重的羞耻的锁链和禁锢,让她的心灵完全向我敞开。

我按下她正在蠕动,摩挲的手,淡淡的说道,“双儿,你今天的表现很不错,但是,你还有下面的功课要做。”双儿听到我的话,抬起头看着我,眼神平静,甚至带有一点期待,然后轻轻的点点头。我让她在这跪好,然后去卧室打开了我的工具箱。我找出一个带吸盘的电动工具,在底部稍稍沾点水,然后固定到了大衣柜的侧面。这个电动工具的固定处稍有些高度,以双儿的身高,她需要半弯下身体,双手撑地才能够将电动工具纳入她的体内,我相信,这个颇为淫荡的姿势,会让双儿完成时有较高的心理体验。然后,我拉过一张毯子,放到电动工具的下方。我回到客厅,拉着双儿的牵引带把她带到电动工具旁,告诉她,你希望她用舌头来为自己的下一步工作做好准备。双儿盯着那个电动工具,脸上露出惶恐和难以置信的表情。我知道,这是她的自尊还在挣扎,我顺手一巴掌打在她那丰满的pp上,双儿惊叫一声,可能是没有想到我会突然打她pp吧,我看着双儿的pp上微微显现的红色一片,拉起她的牵引带,强迫她把头抬起并看着我,告诉她说,“这是主人的命令,你没有讨价还价的资格!”

双儿知道我的性格,我在某些时候会很严厉,她也知道,我不会做出对她有任何伤害的事情来,这是她对我的信任。但是,双儿还是艰难的开了口,说道,“主人,有点大了吧?”我轻轻的笑了,安慰她道,“没事的,你放心吧,这个是小号的。”双儿听了我的话,点点头,慢慢的跪在我给她准备好的毯子上,用嘴慢慢的含住了那个惟妙惟肖,青筋毕露的男根。我坐在床上,观察着双儿的表现,我发现,双儿以前应该有过这样的经验,但是她的动作还是颇显生涩,于是,我不断的提醒她,用类似于下面的话来提高她的能力,“轻轻的用你的舌头舔”“舔下面”,“从下面慢慢的舔上去”,“舌头要会动”。

双儿的学习能力很强,我看着她慢慢的娴熟了起来,电动工具在她的嘴里进进出出,不时会有她的唾液流下。我很满意于双儿的表现,及时的给予了她表扬,听到了我的表扬和赞美,双儿也显得更有情绪了。我轻轻的用手扶住她的头,对她说,“含得深些,直到你的最大极限。"然后,我用手推送着她的头,让她稍稍有所压力,随着我的动作,双儿的头深深的向前去,嘴里几乎塞满了,而她的嘴唇也几乎碰到了工具的根部。我想,这个时候,双儿的喉咙一定很难受,但是作为征服欲望强烈的男主,看着自己的女奴泪流满面的样子,又何尝不是一种极大的心理满足呢?一股欲望在我的心里升起,我的手又稍稍加重了点力度,推着她的头不断的向前挤压,双儿也努力的尝试着,我想,她以前应该没有过这样的深喉体验。她的头在我的手里不断的挣扎,我掌控着力度,每一次都顶到她的喉咙而不会对她造成损伤,却又不让她的嘴能够逃开。一次,二次,三次……十几次以后,双儿猛的挣脱了我的控制,当她抬起头的时候,我看到她的脸上,已经是泪流满面……

当我看到双儿泪流满面,喉咙里不断干呕的时候,我知道这已经是她的极限了,也许她以前没有过这样的深喉体验,更没有过这样被人强迫着,粗鲁的压迫着。她的眼神很无助,又很彷徨,似乎有一点想要退缩的意思了,我知道,在这样的时候,作为主人,我必须要能带领她,进入下一个境界里。

我淡淡的说道:“以前没有过?有些难受了?”双儿泪眼朦胧的看着我,点点头。我故意的撇撇嘴,用不屑的语气说着,“这才算什么啊?以后慢慢的习惯了就好了。”说着,我看着她,目光冰冷。是的,我必须要给她以压力。很多时候,女奴会表示接受不了,甚至有撒娇,耍赖的表现,作为掌控一切的主人,要能够审时度势,分析女奴的拒绝,到底是那种情况。而在此时此刻,双儿明显还需要我再来推她一把,那么她就可以做到更好。

我低沉而又坚决的命令她转过身去,让她自己用一种极为屈辱的姿势,去迎合电动工具的高度。双儿无奈的接受了这个现实,她半蹲着,双腿微曲,背对着工具,同时用手不断的调整工具的角度。我站在她的面前,衣着齐整,也许,这样的反差,能给她的心理上带来很大的触动。是的,这就是主奴之间的区别,掌控者和被掌控者之间的距离。我等她稍稍平伏,让她从工具上退了下来,双儿主动的跪在我的脚下,头枕着我的腿,慵懒的趴伏着。我用手慢慢的抚摸着她的头发,她的赤裸光洁的背上,一颗颗汗珠慢慢的汇集,从脊柱向下流着。我用手追逐着这小小的溪流,我的手轻轻的在她身体上滑动,帮她平息高潮后的情绪。双儿安静的靠着我,似乎在享受着高潮过后的静谧,我们都没有说话,但是我能感觉到,我们俩的心灵在默默交流。过了一小会,她抬起头,问我,主人,你为什么不要我?我看着她红潮未退的脸庞,轻轻的说道,双儿,我们会有很长时间的相处,我要的不止是你的身体,更要的是你的心,我希望你的身心都是属于我的。双儿迎着我的目光,轻轻的,但是异常坚定的说道,主人,你会是我今生唯一的主人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sm.nuelian.com/archives/1762
关注我们:请加一下我们的QQ群:扫描二维码,群号:280089935
版权声明: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 欢乐缚 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恶魔六点_亚文化交友导航平台

发表评论


表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