马鞭

原创 欢乐缚  2016-12-14 01:12  阅读 1,555 次
恶魔六点_亚文化交友导航平台

中秋,叶红秋浓,蟹肥酒浑。
窗外虽秋高气爽,屋内却温热甜香,汗水密布。
镜子前的床上有人压抑地呻吟,白生生圆滚滚的屁股上,有几条红色的伤痕微微鼓起,人却不能动弹,脸贴着床单,手臂反绑,眼睛被眼罩覆盖,嘴中口球的小孔流出涓涓细流。
马鞭,镶翠色绿松石的柄,握在干燥的手中,仍在不紧不慢地扬起落下。牧人都知道,要把漂亮结实的小母马收为坐骑,最好的方法就是束缚她的四肢后驯服她的屁股。
“站起来,”他淡淡地说,“到窗前去,小心一点,别让东西滑出来。”
她艰难地跪着站起来,用力控制着肌肉,夹着那支稍显沉重的电动振动棒,它刚刚被插入时,一阵冰冷曾使她差点痉挛,现在,却和身体一样温暖。
扭曲转动的振动棒发出轻轻的电动马达声,她无法在这样的塞入她身体的异物钻动下移动脚步。
“啪”马鞭毫不留情地抽上来催促她,就像1127年的东京汴梁,破城掳掠后满载而归的金兵,催促着被俘获的亡国帝姬,在冰天雪地中向北国进发。
臀肉被抽得抖动着,他不怀好意地走进一步,“没法走?我来帮你。”
肉唇中的振动棒被轻轻抽出一些,就像淤塞已久的河水突然发现一条缝隙,粘稠的液体立刻有一丝顺着流出,滴在地上,嘴中也不禁发出“丝”地一声叹息。
没有一秒钟的停顿,立刻又堵塞上去,塞得比上次还要紧,在这刺激之下,她无奈踉跄两步,贴着落地窗口的玻璃站好。她知道自己应该以什么姿势站。
上身几乎放平,屁股高高地撅着,非常屈辱地等着,不知道将会有什么。
他把她的头发理到身后,扎成一个马尾,抚摸着光滑的背脊,凑到她耳边,眼角的细密纹路随着笑容而舒展,“小马驹,接下来,你想要什么?”

随着脑后的绳子被解开,口球松了,憋屈了半天的口水流了出来,手却还被反捆着没法擦,只能狼狈地感觉到下巴和窗户玻璃接触的地方的湿润。
眼睛还被蒙着,只有周围透进来隐约有些光线。
感受得到秋日的阳光穿透宽大洁净的玻璃射进来,摩挲在自己赤裸的皮肤上,也许阳光中还有细微的灰尘飞舞。
这个酒店只有五层楼高,她入住的时候曾站在窗前俯瞰,下面是古镇那一片黑瓦白墙的房子,河水上划过一条条的乌篷船,船上是穿得花花绿绿的拿着长枪短炮的装逼小资。
“窗户太大了……会被,会被外面的人看见的吧。”她喃喃地说。
“你不喜欢?”他问道,手却没停,两个带铃铛的乳夹咬上了乳头。
对话没法继续,因为无论是口头的反对,还是不置可否,他都知道她的喜欢。
桌上的电脑中传出《嘎达梅林》缓慢悠长的马头琴声,她也知道他的喜欢,这种神秘音乐属于拥有长生天之鞭的征服者,是最适合当下场景的音乐。
疼痛的乳头带动着铃铛发出清脆欢快的声音,两人都忍不住发出呻吟,泥沼的高潮中,永远有一盏罪与罚的长明灯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sm.nuelian.com/archives/1073
关注我们:请加一下我们的QQ群:扫描二维码,群号:280089935
版权声明: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 欢乐缚 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恶魔六点_亚文化交友导航平台

发表评论


表情